挽回第一步,你該懂他的心——想挽回就該換位思考的三件事

by Kate

「我不求多麽豪華的物質生活,只是想要他眼裡只有我一個人就好⋯⋯但五年的感情為什麼現在這麼冷淡,這件事情這麼難嗎?」

「我對他這麼好,這麼努力想陪他過生活,為什麼他還是說不愛我了?」

「她不能多看我一點嗎?我都這麼努力了,這些努力為什麼她都不心疼?」

如果要說在藍色療癒室內詢問排名第一名的問句,大概就屬於這個類型了!

有人傷心,有人憤怒,但情緒的背後是那顆受傷的心:耗盡心神闡述這些撕心裂肺、也下定決心改變,然而努力仍被視如敝屣,對方仍堅決否定未來並肩走下去的可能,甚至冷眼相待——好痛、好痛:感情的那些美好回憶,在這一秒都化為灰燼。

明明曾是相愛相惜的兩人,分手把這份愛割劃成兩個世界,你和他各聚一端,擁著完全不同的思維,各自表述,無法連結。但,真的是這樣嗎?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重新接起斷裂的默契?


那天跟好友大瓜久違的見面,遲到的我急急忙忙進入餐廳,看著他已入座,低著頭看著手機,眉頭深鎖。

「對不起我來晚了⋯⋯你怎麼了?」

他抬起頭,嘆了一口氣,「就我不是跟吱吱提分手嗎?大概一個月了,她剛剛再度傳道歉挽回訊息給我。我看了好累好累⋯⋯」

「你看起來好疲憊。你們還有聯繫嗎?」

「其實我是想要冷靜一段時間,所以剛分手時就跟她說我們彼此先封鎖Line等等的,但我怕她臨時有狀況找我,所以沒有封鎖手機號碼。大概兩個禮拜前,她就傳了一封道歉挽回訊息給我,我沒回,她今天又傳了一封⋯⋯內容大概就是她覺得她這段時間想了很多、哪些部分沒做好。」

「嗯,那你有什麼想法嗎?」

「我哦⋯⋯第一封訊息跟第二封其實沒有差太多,其實第一封的時候有讓我感動,覺得她好像真的有思考我們關係中問題,但我也想繼續觀察。結果又來了第二封⋯⋯我有一種『根本沒變呀』,跟過去一樣,一直都不給我時間和空間,我知道她焦慮,但這樣的反應看下來,她其實沒有真的設身處地想過我的感受。」

大瓜的這番話完全就是藍色療癒室們眾人焦慮的另一端視角:很多人時常站在自己角度去看分手這件事,一直希望溝通、表達自己的失落、錯誤,並以為這就是挽回策略。事實上,以對方的立場來看,這些過於積極卻從未真正深探問題核心的行動,只是不斷地磨耗雙方復合的可能,削弱對方對兩人未來的信心。

那麼,分手後究竟可以做些什麼,提升挽回愛人芳心的成功率呢?
經過各種陪伴個案以及自我的經驗,我整理出了三件最該換位思考的事:

首先,我認為,冷靜期除了是彼此沈澱空間,將會是你給予他分手後非常重要的溫柔

分手後,我一般都會建議客戶勇敢按下「感情暫停鍵」,給予彼此一段冷靜的空間及時間——除了給予彼此更多機會沈澱思考這段關係裡的問題外,也能避免雙方因情緒化造成不理性互動,進而增加未來復合的不利因素。有些人也會認為人性就是感受失去才會使人懷念、想重新在一起——另一種小別勝心婚的概念。

儘管如此,還是常聽到客戶這麼說:「療癒師,我都知道冷靜期很重要,但憑什麼他決定要分手、要冷靜就要聽他的?關係是我們兩個的,不是他一個人的,這樣他好自私!」在焦慮不安、對於失去的關係沒有控制感的情緒驅使下,我們儘管知道這有注意,但也會不免埋怨對方並試著捍衛自己在這段關係的「主控權」。

但,親愛的,的確關係是兩個人建立的,但只要一個人沒有力氣、感覺疲憊,這段關係就無法健康的往前,就算強硬緊拉對方,在他沒有心力回應下,這段關係只會苟延殘喘,甚至雙方因窒息而讓愛消逝徹底——會提出分手,代表他已感覺疲憊、有所考量而無法繼續下去,而你繼續拖著卻也無法得到你想要的關係,只剩下殘殼⋯⋯這還是你想要的那段關係嗎?已經所剩無幾的精力,真的要因為一時的不安恐懼而磨損耗盡?

無論他提出的理由是否能夠說服你,試著站在對方的位置思考,尊重對方目前想要分手的決定,以及感覺疲憊的需求,讓雙方回歸各自的空間,好好梳理以及照顧自己吧!

延伸閱讀〈「療癒師,我真的不能跟他聯絡嗎?」冷靜期經驗立場大剖析〉

接著,好好想想,你真的清楚他提分手的理由嗎?

「大部份的婚姻不是因為火而結束,而是因為冰」美國婚姻權威高特曼協會(The Gottman Institute)的關係治療師麥諾提(Michael McNulty)指出,使伴侶分開的通常不是壓垮最後一根稻草的爭吵憤怒,而是長期未即時解決而逐漸累積進而凍化關係的各種小問題

這些小問題時常是被我們忽視的,有時候甚至連對方也不完全真正清楚——來自不同成長背景的兩人,在互動中難免會有意見及相處磨合的地方,倘若缺乏溝通、或者溝通不順暢,未曾打從心底討論、理解雙方感受、找到共識,壓抑、退縮以及失望將慢慢為心湖結冰,

在與個案梳理關係的過程,我常發現很多人會容易糾結在「自己認為的問題點」或者「最後的事件」,卻沒有進一步探問問題的癥結或本質,例如,A因為想要生小孩的問題跟女友有歧見,在溝通未果下女友提了分手,A很痛苦。在反覆跟A討論的過程、並梳理A與女友的對話,我發現A雖然過程中有放下想要小孩的堅持,但在言談中不時透出自己很犧牲、只是因為愛對方而妥協,從女友的回應也看到她其實漸感壓力,在往來的互動導致愛的消磨。

分手的理由很多,但,我們是否真的站在對方的立場,去看關係中的每一個環節、思考他到底為什麼要分手?如果自己也搞不清楚為什麼他會分手、對理由一知半解,那又怎麼能夠針對問題去思考挽回的可能性以及調整的方向?

最後,問問自己,什麼是會讓他「重新跟你在一起」的理由?

藍色療癒室中,以下對話常常會令我吃驚:

「他喜歡、當初會想要跟你交往是因為你哪些特質呢?」

「嗯⋯⋯」這時候,個案很常陷入沈思,「我好像不知道,可能就跟我在一起很快樂?」

亞洲文化推崇謙虛不自滿,對於個人的優點傾向不高調張揚,鼓勵和稱讚亦未真正落實生活——也因為這樣的時空背景,我發現很多人面對這個問題總丈二金剛,不了解自己的特質,也不清楚當初究竟是什麼特質吸引對方——這樣的狀況,也造成在挽回的過程中,除了找到造成分手原因的破解方法外,並沒有辦法有效提高其他促能復合的誘因。

人會決定跟另一個人共享自己的生命路途、發展更親密的關係,基本上都是源自於「吸引力」、「需求」被滿足——吸引力的可能性是非常廣的,或許是外貌、也可能是相處之間的互動感受,也或者是個人人格特質給對方不同的啟發、感動甚至安全感⋯⋯而這些,其實也是你身上非常寶貴的東西,甚至是對方當初「選擇你」的重要理由之一。

好好地問問自己,當初對方為什麼會想要跟你在一起?你的優點特質是什麼?綜合這些答案之後,去思考:「未來的自己能怎麼重新吸引對方?」——倘若你能發掘當初你讓對方產生火花、欣賞的地方,也在這段冷靜期好好地梳理問題、改進提升自己,我相信,你的復合勝算會有不錯的提升!


分手後,難受和失落的情緒難以避免,而在這樣的狀態下,也比較難跳脫立場思維,用更全面的視角去看待受傷的關係。然而,任何關係的建立都是在雙方自願的基礎上,因此倘若反覆思考後的你,還是覺得「他就是我要的那個人」,那麼「換位思考」就是至關重要的事情了。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心理學教授庫里安斯基(Judy Kuriansky)曾說過,前任們決定重修舊好的最常見原因往往是,對方比起以前更加長大而成熟。根據於此,你要怎麼要去創造出這樣的改變呢?

讓我們轉化自身的視角、嘗試同理對方吧!
重新看見關係的狀態,理解對方的需求和感受,更能使我們重新認識自己、更完整而成熟,進而產生更多改變的機會和可能,也讓未來的你更有籌碼與對方重新相遇!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