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停損點——放棄,也是一種勇敢

by Kate

那天,彥子做了個決定,他決定要跟深愛卻一直找不到關係平衡的女友正式結束關係。

「Kate,我覺得自己很努力了。」

彥子低沈的酒嗓挾著空氣,踉蹌跌進我的耳膜,他的眼眶泛紅而沒有淚,

「我們討論了好多次、嘗試了好多次,真的都沒辦法⋯⋯這段過程中,我一直在問自己會不會後悔?幾次心裡出現放棄的聲音,我好糾結,一直問自己是不是太容易放棄?她的眼神對我有好多期盼,我也在我們互動關係中看見感情裏自己期待被愛的形狀。可是,雙方在情緒表達的方式一直找不到平衡點,我感覺好累⋯⋯」

這段反反覆覆的糾結已持續半年,這半年的時光裡,他們在一起的時候雖然很快樂,但情緒風暴來襲時找不到適合溝通方法的無力感,對應著那些快樂,讓人更是痛苦而矛盾。

他說,看著對方落寞的眼神透出如同被棄養的小動物般的絕望,也深勾住他心中最深處的無力感。

「嘿,但是你努力了,也盡力嘗試過,」我告訴他,語氣輕柔卻帶著堅定,「因此,休息甚至放棄絕對不是壞事,你真的很勇敢了。」


「加油!不要放棄,成功就會是你的!」

小時候,「耐心、毅力」是個人學期表現上,永遠被歸在美德的欄位。

而容易放棄、沒耐心則常被貼上失敗者的標籤,因此,我們一直追逐著往前,總認為堅持下去只要不氣餒,才能達到成功。

我是一個很用力生活的人,總是在燃燒著自己對世界的熱。

完美主義而不服輸的個性,某種淺藏在內心認為自己能突破難關的傲氣,對於那些困難,總是不想輕易放手——或許,我是努力想追求成功,但另一個層面,我想,我是害怕失敗的——我抗拒那些標籤,那些懦弱、不努力以及不勇敢的標籤。

然而,直到那年的愛戀,因為那個女孩子,我才真正意識到「放棄」——這個被大家普遍視為負面的行動——其實也是個正向而勇敢的藝術及課題

那時候我喜歡上了一個來巴黎旅遊的她,短時間內,我們的關係直奔裸身相見的交纏。

她返回台灣後,儘管我們一樣保持著有如熱戀愛侶般的互動,卻依然沒有進入正式關係——巴黎與台灣的跨國距離,加上她對於與我進入關係的遲疑,在雙方的拉扯下,發展劇情有如浸泡三溫暖,時常在各種冷暖間交互,而我的情緒,則是在豔陽與雷雨中循環。

那麼親密而親近的我們,多次嘗試溝通卻依然未果,孤獨的感受使人咫尺天涯。

我仍記得,那時候的她,一直說著要設下停損點、我們不要再聯繫了。

但生性不服輸、一直抱著「努力嘗試就會有機會」的我,總是讓她將停損點一延再延,那時候我天真的想,只要往後延,就會到永遠吧?會吧?

「我其實真的不知道,我們是磨合,還是磨耗。」某一次,她很無力的跟我說。

我掉著眼淚,知道自己好疲憊好累,可是依然不想放棄:

「我怎麼這麼輕易放棄愛的人?我放棄了,會不會後悔?我是不是要堅持才能證明我的愛?」

那時候的我,很多不安和痛苦,但我不敢就這麼樣逃走,一來怕失去,二來⋯⋯後來我才知道,有個很大的原因是,我不想也不敢去承認在這個當下時刻的自己是有極限以及無能為力的地方。

我一直以為,只要努力了,關係就一定有機會變好,但⋯⋯

事實證明,太努力而沒有去看見現實和自己的能力,只是一種自以為會成功的欺騙罷了

就這樣,愉悅與痛苦織起我們的關係,成為一個巨大而使人看不見光亮的網。

後來、後來的故事是,我在巴黎開始跟另一個女孩子互動、約會。

因為有了更多不一樣的互動,我開始重新梳理自己在這些糾葛交疊的關係裡,內心矛盾與掙扎的所在,同時,也因為漸漸鬆綁被困在思緒迷宮中的自己,絕對執著的情緒緩緩輕盈,我也進一步檢視自己對於關係的需求及想像——我想要什麼樣的關係?我為什麼執著於跟台灣女孩的約會?他帶給我的關係的樣貌以及滿足我什麼?那跟法國女孩我又是從中感受到什麼?

過程中,我嘗試用表格釐清自己的看法、用文字清晰那模糊不明的思緒情感、也和信任的朋友討論⋯⋯笑容和眼淚一次一次的滲透心脾,濾出了我最後的答案:
我終於承認自己在當下是沒辦法為這段跨國的揪心愛戀找到平衡點。
除了距離,長期一直無法被明確接下的愛戀使不安全感日益加劇,這也才發現自己過分堅持而刻意忽視的價值觀的差異是如此巨大——這一切,使我不得不睜開眼睛,認清因自己的執著和不願放棄,終始雙方都傷痕累累——我決定與那段拉扯的關係說再見。



彥子的故事,使我想起那時候的自己

當深刻認知到自己是多麼努力甚至用力,那更該為自己設一個停損點

人的身心都是有極限的,我們可以挑戰,可以嘗試去突破,但不是硬幹、也不是明明還沒有長出那個能力、卻緣木求魚。

當盡心盡力地去追求和挑戰,倘若沒有感知到自己的能耐,很可能會讓心靈超過負荷,努力將成為刀割,將關係的每一寸留下道道傷痕。

我們是人,不是神,正視自己的限制,合理的設下停損點,除了是對自己的溫柔,更是之於對方以這段關係的呵護和愛

我常想起兒時的我們,總一定看過那些影片:某個運動員半途腳受傷還是繼續完賽而使眾人起身鼓掌的場景。現在我總會想著,那些努力堅持完賽的運動員,真的為那一段過程的自己感到絕對的滿意嗎?會不會有哪一個人其實懊惱著當初的硬撐導致餘生的懊悔?

嘿,在愛裡用力的人們,想跟你說,只要對自己的努力問心無愧,放棄,也是一種勇敢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