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無解」,將成為生命下一步的解

by Kate

「時間好快,又過了一年了,妳好嗎?突然想起去年的時候,願妳一切都好。」原本要送出的文字在發送訊息欄閃爍著,我猶豫了許久後便刪除未發出的訊息,關掉視窗。

後來,我才意識到,不再多說什麼,是一種溫柔,也是對無解的釋懷。

念舊的我在年輕的時候有個壞習慣——當走至每些特定的時日,情緒常會突然氾濫:某些前女友總是會浮現腦海,尤其那種很少再聯繫、分手狀況不愉快的,我會想起那些我們過去相處美好的時候、愉快的笑容又或者心碎糾結的傷⋯⋯這時候,激起的思念文字如浪花拍打著心緒,接著潰堤——想念已成為對話框裡的文字,閃爍在我與對方的視窗。

我知道自己其實並沒有力氣挽回,又或者兩人過去的問題在當下依然未解也無解,因此,我只是單純想告訴對方我的心情,未思考太多後果。

傳送文字後,有時會彆扭收回,有時是任憑文字發展。

而發展的結果,或者已讀、或者未讀,偶爾會有些短暫而平靜的回覆,例如「一切安好」——但無論是哪一種,我幾乎總感覺惆悵,惆悵的情緒有如怎麼都填補不了的黑洞,使人失落。

這樣的情節反覆出現後,我開始試圖梳理自己曾經傳出過的訊息,以及得到的回應,思考到底想要藉著這些訊息的互動得到什麼?


我想起那年我跟A分手的半年後,我從遠方寄了一張聖誕卡給她,希望送上我的祝福,祝福他一切平安。飄洋過海的卡片總是需要一段時間,大概一個月後,跟A的卡片同時寄送的別張給朋友的卡片已經交至主人手中,接著,我赫然發現,A刪除我的社群好友了。

記得那時候自己心裡苦笑著:吶,果然打擾到人家了,這張卡片其實也只是想要祝福,但我是不是太不識相了?我還希望對方怎麼回應嗎?畢竟提分開的人是自己呀。

而跟Y斷絕關係後,明明是自己決心斷掉的,卻總在某些夜深時刻思念的情緒糾結難耐。好幾次傳訊息給她,總是未讀未回。後來,朋友K跟我說,Y某次跟她說:「為什麼Kate要一直傳訊息來,明明是她自己決定要斷掉的,到底又要說什麼?」語氣無奈而煩躁。

還有更多、更多⋯⋯


我發現,那些總會在夜深人靜突然牽著心念的「放不下」,或許是自己對於過去事物沒有好好解決的遺憾,因為期待事情「完美」,而產生執念,希能夠試著彌補,讓最後是個Happy Endding——但,這個Happy Endding,對每個人來說,真的Happy嗎?每件事情真的都會有Happy Endding嗎?什麼才是Happy呢?

我們都不想當壞人,也不希望傷害他人,因此,人們試著在事發後做很多彌補,又或者找到很多理由說詞,希望可以扭轉乾坤,迎來完美、快樂結局——這個結局,也並不一定是復合,但至少希望「和解」。

但,在情感的世界中,並沒有所謂的好壞;而傷害,是在所難免的——只要有選擇,我們的心裡只要有限,一定會有被遺落的選項。小時候,我們總會爭論誰是壞人誰是好人,但隨著年紀增長,這才發現,好跟壞,總是很難被定義——當發現沒有絕對好壞後,我們總得面對「無解」的絕望和失落。


前面提到的如黑洞般的惆悵情緒,就是我對於「無解」這個事實難以自拔的無力感——我得要認清,世界上就是有些事情,沒辦法邁向明確美好的結局——不只是未讀的訊息,還有那些我奮力過但最終仍放棄的關係。

回頭想想,在那些過去,彼此都已經用最好的自己來努力。

或許仍有不盡人意的地方,但那也是當時的我們能想出最好的解決辦法了。我還是把她們放在我的心裡——她們的出現讓我對於生命有更多感受、學習進而成長成現在的我。

心裡多少仍裹藏遺憾,但,我決定好好清楚地告訴自己,這一切,在這個當下,都是最好的結局。收起糾結,以不打擾的方式溫柔對待對方,是自己為那些選擇、行為負責,並成熟地面對無解的失落。

當想念的情緒襲來,我慢慢能夠將自己抽身,彷彿觀察者,看著那些張揚的情緒和思念,流經身體,接著,再緩緩見到它們離去。

吶,我決定跟「無解」和解——讓過去種種的經歷,成為現在的養分,並紮實地感受當下踏著的土地的溫熱——細膩而專注地踏穩每一步,讓未來那一刻的自己,不再糾結。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