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浪潮來襲的自救指南

by Kate

清晨,彥擁著身邊的柔柔,被日光喚醒。他輕輕摸摸對方的臉,對方也緩緩睜開眼睛,對他笑著。

那一刻,彥覺得很幸福,他享受著這個片刻,愉悅的感受將一切的暖意好似拉至永恆——儘管他們在幾個月前,因為在信任感這個關卡一直沒有共識,加上雙方經歷太多誤解和錯過而分手,但他們還是一兩週見一次面,藕斷絲連。

柔柔現在是有其他的約會對象的。在這個三角關係中,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卻不曾正面揭開。彥的內心是傷心的,但也深知自己過去曾做過傷害柔柔的事情,此外,目前的關係也讓他覺得自己並沒有立場去宣示主權,心中常常糾結。

中午他送走柔柔後,如同慣例地在家裡打掃,傍晚帶著書去公園享受午後的陽光。

一切都很美好,直到他停好機車的那一刻。

馬路另一端的文青咖啡店裏,我看到了柔柔以及⋯⋯那個對象,他們坐在四人桌的同一側,有說有笑。柔柔的嘴角勾起的笑意,他很熟悉,跟早上的笑臉,好像好像⋯⋯一時之間,他好多情緒,快要爆炸了,失望、憤怒、不甘心⋯⋯他感覺自己快踩不住煞車了。

「Kate,我現在需要妳的協助,我看到柔柔和他的約會對象在咖啡店裡,我好生氣,我現在好想去阻止他們現在在一起,妳可以跟我聊聊嗎?

「我覺得如果不打給妳,我就要衝過去了,我真的好想衝過去⋯⋯但我衝過去就會毀掉一切了對不對?」彥的聲音在電話另一頭顫抖,我知道他有多痛苦。

「沒關係,我在這裡。你先深呼吸吐氣,然後我們先找個讓你感覺安全而看不到他們的地方。」接到電話的我有點訝異,我知道這個情境下打電話求助,是一件非常厲害的舉動。我靜靜的陪著他,感受到他的呼吸有稍微平緩了一點點,「你還是想衝過去嗎?」
「嗯,我很想,因為我不想看到他們靠得很近。」

「嗯,我明白,這真的很不舒服⋯⋯那,我們一起討論,如果你衝過去,會有什麼後果?有什麼樣的優點和缺點?」

「嗯⋯⋯我覺得優點是,他們現在就可以分開,我就不會這麼難受;但缺點⋯⋯我想柔柔可能就不會想看到我,或者她也會生氣或很難堪。」我聽得出來彥很努力地試圖去釐清自己的思緒。

「那你覺得這兩個結果,哪一個你可以承擔呢?」我輕輕地說。

「衝過去我心情會好很多,可是我覺得那不是永久的,因為他們可能也不會真的分開。」她頓了一下,「而且我好像還沒辦法失去柔柔,因為我真的還是很在乎她。我只是很難受,所以我想衝過去⋯⋯我一點都不想傷害任何人。」一顆顆的淚珠隨著語句,也敲進了我的耳膜。啜泣聲填滿了法國與台灣的距離,我陪著他。
「我知道哦,沒事。我知道你很傷心,我在這裡陪你。」

在情緒的當下,我們常像在迷路的孩子,太多雲霧,視線不清,而找不到出口。因為慌張,亂了步伐,橫衝直撞,跑得急又快,想要找到光亮的出口——我們太害怕未知了,遮掩的視線讓我們對事物的掌握感非常低,加上那些不安全的感受,情緒拉起了警報告訴我們「風雨要來了」。為了趕走不舒服的感受情緒,並能使自己回到安全的地方,人們的自我防衛機制驅使我們做出行動,可能是攻擊,可能是躲藏。

對彥來說,他看到柔柔和約會對象的當下,憤怒的情緒席捲了他,他想要拆散他們,因為他的第一直覺是「我衝過去拆散他們,我就不會不舒服了」。然而,他真的衝過去後,或許短時間可以讓自己「稍微舒坦」,但以長遠想要解決的問題而言,這可能只會逞一時之快,而讓長久的關係更陷入僵局,兩敗俱傷而得不償失。

情緒來的時候,為了要逃避那些張牙舞爪向我們心靈襲來的不舒服感,我們能夠為自己多做些什麼來安撫自己當下受驚嚇而害怕的靈魂:

(一)你可以向一個合適的人尋求協助、聆聽你當下的情緒

(二)先離開現場讓自己可以不要這麼不舒服

(三)用紙筆寫下自己當下的感受

(四)好好大哭一場

我們很容易被當下的情緒給俘虜,而如何好好的面對情緒、處理情感議題,在我們的教育體制裡依然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因此「安撫自己」是個說起來簡單,做起來不容易的過程,但,慢慢來,我相信,你會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

「謝謝妳拉住我。」彥對我說。

「你要謝謝你自己喔,因為你在情緒當下為自己求助找救兵,試著陪伴和照顧自己,做出不會讓自己後悔的決定,我以你為傲。」

慢慢來,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