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陪伴者指南(二):失戀好友太低潮,想陪他又怕被影響,怎麼辦?

by Kate

「我其實很想幫助他,可是他的情緒好多,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E最近失戀了,身為E好友的他很想要陪E走過這個困境,卻發現在過程中,自己的情緒越陷越深。原本是一人的傷心,好像變成兩倍。

身為療癒師,很多朋友都會問我平常接收到這麼多人的情緒分享,我都是用什麼角度和心態在陪伴大家的呢?事實上,這是我們每個人在陪伴身邊好友時會碰到的議題,然而卻也是比較少被大家提起的。

往前走是每個人自身的議題

很多時候我們看到朋友的淚、茶不思飯不想的模樣,都會很想要把對方拉離這個困境。
而為了將對方拉離困境,有些人會耗盡自己全身的力氣去陪伴對方,卻忘了,其實自己終究不是當事人,而要真的從愛情闇夜找到那束光,仍是要靠失戀者自己頓悟其中道理。
因此我們要將這個責任還給他——能做的就是以「好好的自己」陪著他走過這條探索並完整他自己的路。因此,我們自己的健康,也是非常重要的。

那麼,究竟我們可以持著什麼樣的想法態度呢?

  • 明白自己的陪伴界線

雖然我們很希望能夠將好友拉出失戀傷痛,但,每段過程中的喜怒哀樂最終都只有當事者自己能走過體悟,「破繭成長」是個人的生命責任。

有時候,我們會因為求好心切而付出所有的自己;然而當對方仍在自己的情感迷宮無法走出來時,在身旁的我們可能也會無力、感覺焦慮。

這時候,試著拉回客觀的視角思考自己的狀態:

「我是不是把對方成長、復原的責任擔負在自己身上?」

「我是否投射自己的情感?」

「我的焦慮不安是因為擔心對方,還是自身感覺無力呢?」

覺察自己的心力狀態,好好拉回自己身為「陪伴者」的位置,清楚認知到對方成長的責任不在於己。

而當對方的負面情緒較多的時候,也別忘了給予自己修復、喘息的空間時間,除了保護自己的心理狀態,如此也才能陪對方走過這條療癒修復之路。

  • 溫暖卻帶著距離的理性

同理心是陪伴的最高指導原則,然而有時候因為同理心爆棚,讓自己完全投入,結果反而喪失要陪伴當事人在這段過程找到拼湊自己的方向的初衷——因此,拿捏「理性」和「感性」的配比,是身為陪伴者一種很重要的練習,也是維持自己的界線的方式之一。
此自身經驗為例,在陪伴的過程中,我時常會交替理性和感性的自己:感性層面,我會用溫和而堅定的眼神或者是文字(譬如:抱抱你)傳達出我的支持,接著我的理性會協助我用比較平鋪直述的方式去陳述對方說過的話,並且不給予任何引導字句,確認對方的想法或情緒。

如果是用打字的,我可能會以這樣的方式回應:「我知道你很難過(抱),而依據你剛剛說的話,你感到疲倦,因此想要放棄他,是嗎?」

前面先是情感的回應,後面順應對方的話,協助對方重新釐清整理想法。

  • 我們都是愛裡的學習者

無論是專業的助人工作者,或者是身旁的陪伴者,其實很少人是擁有「絕對正確」的方法的。就算是類似的情節,在不同人的個性價值觀的差異建構下,還是會有事件的個體差異,因此在陪伴失戀者的時候,當自己也還沒有頭緒或解法,也試著放輕鬆、別對自己沮喪、甚至給自己莫大的壓力。我認為,適時地坦誠自己也依然與對方一樣,正思考這樣的情況可以怎麼做,也是很棒的一件事情——因為能讓對方感覺陪伴的:「探索的過程中,我不是一個人」。

無論是專業助人者,抑或私人情感陪伴,時時刻刻注意自己的心理狀態和陪伴立場都是非常重要的,這也會決定陪伴是否能達到成效及維護一定的品質,同時能確保自己處於心理平衡的健康狀態。

在海苔熊的文章(連結請點)裡有提到一段文字,我非常喜歡,也分享給大家:

願我們都能慢慢找到屬於自己的陪伴者模樣——在朋友失戀療傷的旅途中,除了慢慢伴他癒合外,也讓自己能維持健康的身心哦。

You may also like